野木工坊

關於部落格
利用每周短暫的休假,樂於獨自沉浸在位於田野中間的工作室,享受不受喧囂干擾的孤獨以及沒有框架的隨興作木快感。入夜與三五好友相聚,設野宴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,快意其中,於是謔稱為「野木工坊」
~~~~~LOGO題字:陳國洺先生

  • 907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今天心情不錯

    女兒是個怪咖,天生散仙,滿足度極低,都滿18歲了,要出門給個200元就很高興了。從小不曾因爹娘不准買玩具就蹲街上哭鬧,用獎勵誘導也從不接受。這種個性在小學、甚至國中時,成績都還排在滿前端的,可是到了國中後期,開始呈60度方向往下跌,雖矇個南投一中讀讀,要她選職業學程她偏不要,也就順著讓她在社會組裡混。
    一進高中馬上加入管樂社(這點音樂細胞倒跟老爹有點契合),玩了一年長笛,居然要求想考音樂系。本來應該爽快答應的,至少跟老爹有同樣的興趣,可是想到未來出路,不免有些遲疑。經女兒多次撒嬌懇求,終於狠下心與女兒一起面對她老媽,多經波折,詭計既遂。
    剛開始以為女兒只是喜歡那種長髮飄逸、吹著長笛的唯美畫面,所以對於老師並不在意,哪知高2下學期他主動想換老師,於是跟音樂教室討論後,鋼琴、長笛老師都更換,再加上樂理,一個月夯不啷噹需要20K學費,這也就算了,高2下學期老師希望能換長笛,如此在術科測驗時,才不會因樂器太陽春而落敗,所以又花了470K買了把純銀鍍白金的日本笛子MURAMATSU,不過這時離考試也只剩2個多月,這短短時間如何跟從國中、高中就就讀音樂班的學生一較高下,想到就頭暈。
    今年農曆過年前,帶女兒到台中挑了一件黑色晚禮服,做為考試時的服裝,用這種方式來爭取一些些分數,或許能提高錄取機會。
    終於要考試了,分成4天、3個考場在台北應試。本來天氣、氣溫都還不錯,怎知考試當天氣溫驟降10幾度,看穿著漂亮晚禮服的女兒在考場外哆嗦,老爹只好英雄救美,讓出自己的外套(讓自己感冒)。前面的應考狀況都還普普過得去,怎知輪到最後一堂主修考試時,原本滿懷自信的曲子,居然在評審教授十幾個眼睛瞪著女兒時,腦袋一片空白,等回神時剩下不到4個小節,出了考場當然就是抱著老媽痛哭一場。
    學測時沒看書,一心都在想著樂理、爬音、指法、考試曲目,所以也沒考好,甚至原本應該可以填上的學校都沒填上去,放榜之後當然兩頭空,只好黯然開始準備指考。荒廢了那麼久的功課,3個月當然不敷補足,想當然爾,成績還是一團糟,可是這小姐看起來每天還是很快樂,在等待指考放榜這段期間,持續在家當她的腐女。
    填志願時,她老媽不放心,陪著選校選系,母女倆搞到凌晨4點多,結果還是填錯,把低點的校系放到前面,昏昏沉沉之中就上傳而無法更改,隔天換老媽痛哭流涕,猛怪自己沒有再好好幫女兒檢查一遍,而老爹呢,原本就打算讓女兒重考,所以這部分的痛楚尚不致太大。
   老爹原先的骨刺跟脊椎滑脫,本已造成右邊梨狀肌、大腿及小腿外後側疼痛、生活已被嚴重影響,經過幾次X光、斷層(CT)、磁振(MRI)檢查,醫囑極為可能需要開刀治療,但還是建議先做復健或熱凝針。連續3個月的復健治療仍不見起色,07/29、07/30等2天甚至痛到無法起床,即使硬撐著坐起來,整個腰就像快被五馬分屍般劇烈疼痛,不得已到醫院求救。脊椎挨了2針之後,神奇的都不痛了,只剩麻的感覺。今天前往複診,已做好跟醫生討論開刀日期、方式及材料的心理準備,哪知醫生看完MRI,居然說原先壓迫及滑脫的地方似乎有所進步,暫時不要開刀。哇,這些日子的修行(戒酒)豈不白費?明天要通告所有酒友,週末夜大肆慶祝一番了。
    接著接到真理大學音樂系學會電話通知,小女矇到該校音樂演奏組,08/25必須前往報到............現在是怎樣?柳暗花明又一村?雖說在網路上查詢,真理的評價大多不高,可是至少這是女兒想要的,就讓她自己去體會、感受唄。嘿嘿,很少給女兒零用錢,昨天父親節居然包了1.2K給老爹,感覺........沒有白費老爹的信賴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