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利用每周短暫的休假,樂於獨自沉浸在位於田野中間的工作室,享受不受喧囂干擾的孤獨以及沒有框架的隨興作木快感。入夜與三五好友相聚,設野宴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,快意其中,於是謔稱為「野木工坊」
~~~~~LOGO題字:陳國洺先生

  • 925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3樓客房裡的紅檜原木和式桌


    這塊MELIKI(台灣紅檜)板料的原木(漂流木)已經擺了7、8年,開剖之後,濕度仍高,迄今也擺了將近1年,重量有明顯減輕,但是還有大約130公斤左右的份量。之前為了減緩因應力改變而開裂,除了兩端塗上木工膠之外,兩面也噴上幾層底漆。
    前陣子麻煩好朋友們幫忙擡下來放到工作檯上,發現其植物精油已經滲透到底下的台灣櫸木,此部分顯示塗裝部分應該要多加注意,免得漆膜被繼續滲出來的精油破壞。





第一週
    因為想保留樹皮的天然邊型,所以使用〝胡亂打〞(手提式砂磨機)裝上鑽石砂盤把樹皮打掉,看起來沒啥白邊,難怪台灣紅檜又被稱作〝薄皮仔〞。用〝胡亂打〞來整理樹皮部分,許多人會裝上俗稱男人的刀的重裝備樹頭刀,雖然打樹皮時速度較快,但是危險性實在太大,被K到不只皮開肉綻,搞不好連骨頭都會被打碎。木工只是興趣,不想冒這種險,多些操作時間罷了。




開裂部分,除用AB膠和細木粉混合填補之外(整個作品應該只有此處不是環保料),再加上1吋厚的蝴蝶榫遏止繼續開裂。



戰車加持,先用80#砂帶整理一遍。



 



這是MELIKI常見的木紋,我做過的木材不是很多種,這種木紋還滿漂亮的。



    台灣紅檜有生澀而清淡香氣,別於台灣扁柏(HINOKI)冶豔逼人的味道。如果以人作為比喻,台灣扁柏就像個輕熟女,身上有高級香水的味道;相對的台灣紅檜則像17、8歲的少女,有股自然散發清淡的體香。



長度足足有220公分,寬度從87公分到109公分,厚度7.5公分。



用電鑽加上砂紙整理不規則形狀的邊。



第二週
再來個蝴蝶結比較保險,蝴蝶榫是用台灣櫸木做的,防止開裂的強度應該足夠。




4條腿本來使用5寸的香樟,但比例似乎不大恰當,於是慢慢刨成4寸。腰酸背痛,有點像骨刺作怪那種痛。



4條腿榫頭(複斜式)又搞了一整天,連手臂都痠痛起來了。



第三週
    把四條腿的長度及複斜角度取出,榫頭3cm,鑿出卯孔,再慢慢修整,看起來角度還不錯。中間那一小塊是從腳料鋸下來的,其斜度剛好可以作為鑿有斜度卯孔的憑藉。



天色黑了,ㄚ和、ㄚ綸、ㄚ彬又提酒來講了~~收一收喝酒去,明天再來調整角度。


    隔日請阿彬幫忙把桌子抬到水平鐵板上,裝上這4條桌腳之後居然四平八穩,連削整都不用,真是神奇的傑克。以往只要做的是4條腿的東西,光調整平穩度就要把作品搬上搬下數十回,這次挑戰大作品居然一竿進洞,不會像蹺蹺板一樣,天助我也。不過如果現在就把桌腳固定住,屆時想從1樓搬到3樓可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,乾脆分開整理之後,再多做幾個衣櫃、書櫃及CD櫃,一併請搬家公司來搬,搬回家之後再來組裝黏合。
   再度請阿彬幫忙抬上工作檯,把桌面底部重新打磨一次,連同桌腳上了一層OSMO防UV透明漆,工作就此打住,等待慢慢陰乾。
    
    第三天情天大太陽,已經過16小時了,桌面底部的OSMO還沒乾透,只好再等。因上漆時並未使用稀釋劑,所以漆料既難推,效果也不佳;桌腳使用稀釋過的OSMO,均勻的效果感覺上比較好,乾的速度也比較快一些些。馬克看到我使用OSMO,馬上一臉不悅:『為啥不用桐油+亞麻仁油+松節油來調和塗裝,其效果只跟OSMO差在防UV而已,塗裝後的強度不輸給OSMO,價格更是差了一大截。』看來馬克這段話讓我放上來,勢必又要引起OSMO的不爽,不過下次倒想試試看馬克所言是否不差。這張桌子代表我家三樓客房正式開工,下週再繼續了。當晚地主好友ㄚ和又帶了補充品,理所當然又醉了。

第四週
桌板翻面,一樣先用戰車大致處理表面,再用AB膠摻上木粉填補裂縫,乾透之後開始用黑檀木及微凹黃檀作的蝴蝶榫鑲嵌以防止繼續開裂。


鑲嵌完成之後,開始打磨,從80#、120#、240#、320#、400#一直到600#,4個側邊也是如此。


上了薄薄一層OSMO抗UV透明漆


塗裝後的感覺,木紋真的非常漂亮。








烙上工坊MARK,請阿和幫忙扛進室內陰乾,這次搬起來好像沒有之前那麼重,不過應該還是超過120公斤以上。只要再塗裝個6次(3週)應該夠了,唉,又是陰雨天~~,喝酒去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